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陆婷婷的新故事

陆婷婷的新故事

时间:2018-02-06 高考近了,沈悦、赵键和宋小易他们投入了紧张的複习阶段,陆华也要求陆婷婷把心思放到学习上面。陆婷婷本来学习就不错,所以虽然经历了男女之间许多事情,成绩还是很好,学习的时间一长,陆婷婷免不了会感到空虚和寂寞。
这天晚上,陆婷婷学习到一半的时候,思想开小差,想起男女之间的事情来了,小妹妹变得不老实起来。陆婷婷摸着自己已经勃起的阴蒂,很想发洩一下,她看看时间,已经很晚了,找谁呢,她百无聊赖的想到屋外散步。
来到外面,看到四周已经很静了,没几个人。她走着走着,来到了小区门口,看到有个老伯正坐在椅子上纳凉呢,她也在不远处的石头椅子上坐下来。坐了一会,就想回去了,可这时她看到老伯突起起身,来到她不远处的地方,陆婷婷就往他那里看,发现这个老伯把短裤脱下,掏出自己的鸡巴出来,撒起尿来。
陆婷婷藉着灯光看到老伯侧身对着自己,刚好可以看到他的大鸡巴。陆婷婷发现他的鸡巴不短,而且龟头很大,她看着看着,发现刚才已经变小的阴蒂又突突的在跳动起来了……
陆婷婷也不是什么没经验的小女孩了,她知道老头不太正常,因为老头的鸡巴勃起,而且他尿的并不多,像是在做给自己看的,也许自己已经成了人家的目标了,她心底下这样想着。她看看自己,心想也难怪啊,自己穿得挺少,身上只有一件白色吊带裙,肩膀和大腿都露在外头,很容易引起男人的注意的,既然戏已经开演,她倒是想看看是什么内容。
她坐着不动,看到那个老头越来越靠近自己了,陆婷婷的心也砰砰的跳动起来,不过他来到身边的时候,只是看看她,就慢慢踱步走开了,陆婷婷心里一下凉了下来,以为老头走了,可老头走了不远,又折回来,又往陆婷婷身边走过去,不过这次他在陆婷婷身边停留的时间长一些,看到陆婷婷在看他,还微微和她点了下头。
陆婷婷看得出他很想和她搭讪,不过又怕吓跑了她,或许这老头只是看到自己穿得少,想过来看清楚一些,又或者老头想勾引自己,只是胆子太小,陆婷婷想着不同的原因,心里面变的有点性急了。
等到老头第三次来到她的身边,她主动和他点了点头,老头也满脸堆笑的和她点头,不过又慢慢走开了,陆婷婷变的有点失望了,显然老头的目的并非是她所想得到的。她看看周围,心里顿时明白了,原来这里靠近小区出口,有个保安正坐在门口,四下里张望呢。她又想起刚才老头撒尿的地方正是保安看不到的死角,她何等聪明,立刻明白了箇中原因。
她看到老头又再一次往自己这里走过来,她慢慢站了起来,她走得很慢,看到老头果然跟了过来,不由得芳心乱跳,她往花圃中间的小亭子走去,这里没有灯光,现在又没人,显然是个很不错的地方,她坐在亭子中的石头凳子上,看到老头正慢慢在往自己这里靠近,彷彿已经听到自己的心在跳动了~~~~
陆婷婷虽然已经和许多男人搞过了,不过都是别人介绍或者是认识了的,现在看到这个陌生的男人,心里面又不清楚他的意图,所以她心里面开始盘算自己该如何做呢,老头显然很有经验,他看到婷婷这样子,心里面明白她是故意的,显然这样的女孩正合他的胃口,所以他径直来到婷婷对面的石头凳子上坐下,他看看周围,显然这里很安全。
他看到陆婷婷在看他,就笑瞇瞇的对她说:『这位漂亮的小姑娘,有没有兴趣陪我聊聊呢?』
婷婷连忙道:『哦~当然可以了,人家心里正闷的慌呢!』
老头道:『我也没什么事,我们聊聊正好解闷呢!』
两人便聊了一会,陆婷婷知道这老头姓陈,老婆不在了,自己一个人住,女儿是个美术学院的学生,在外地读书,陆婷婷本来对画画很感兴趣,又想起上次她给同学当模特的经历,就问道:『陈伯伯,你女儿是学画画的吧?』
老陈道:『对啊,怎么了?』
婷婷道:『她们学画画需要模特的么?』
陈伯道:『很有必要啊,我女儿学油画的一定要画人体写生的。』
陆婷婷笑着说:『我也当过模特的,不过是给我的同学。』
陈伯连忙问道:『有脱衣服的么?』
陆婷婷就说:『有啊。』
老陈道:[ 在全班的男生面前脱?你怎么肯呢?』
陆婷婷道:『开始也没人敢啊,不过我是班干部,就带头了。』
陈伯问:『你不怕人家说你啊?』
陆婷婷道:『这是艺术啊,我们学画画的兴趣小组人也不多,才十几个,而且我们轮流给大家当模特,所以没人会说出去的。』
陈伯就故意问她:『在同学面前脱光光,不怕难为情么?』
陆婷婷说:『我都说了,这是艺术啊,而且现在的女孩都喜欢到外面拍写真照片了。我们给同学当模特,有什么可以担心的?』
陈伯说:『说的很对啊,不过你们年纪小,特别是那些男生,看到你的裸体难道没什么反应么?不会对你做什么不规矩的事情么?』
陆婷婷被老陈说得兴奋起来了,就故意说:『应该不会,不过有时我们女生的姿势不对,太暴露了,男生就会有反应的,特别是有时腿分的太开了,让他们看到我的阴部。』
老陈听得滋滋有味,就接着问道:『为什么呢?]
陆婷婷说:『别的女生的阴毛多啊,我没什么阴毛,人家很容易看到我的阴蒂啊!』
老陈这时鸡巴都硬了,就问婷婷道:『那你也看过男生的鸡巴了吧,感觉如何呢?』
陆婷婷其实下面已开始流水了,就接着说道:『他们平时都软叭叭的,有一次,我就想看看他们翘起来什么样子啊,所以当需要模特的时候,我就叫了一个男生一起上去了,我们都脱掉了衣服,两人摆了几个造型后,我就提议摆个(泰坦尼克)的镜头,让男生在后面抱紧我,我就感到他的鸡巴压在我的屁股上面了,而且慢慢的在变大,变硬了。』
陈伯连忙问:『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前翘起来了,确实挺不好的,不过比起我来好多了,我还在我女儿面前翘起来过呢。』
陆婷婷一听很奇怪就说:『你也给你女儿当模特啊,你年纪那么大了呀。』
陈伯说道:『我经常锻炼的,你看,我身材还是挺健美的吧,而且是我女儿求我的啊,你也知道,这是艺术上的需要了。』
陆婷婷这时候满脑子一下子想到他们父女之间的乱伦的事情了,不由得对这老头的事情有点浮想联翩了。
陆婷婷不由得问道:『屋里就你们两个啊,你们这样做很容易出事情的。』
陈伯故意问道:『会出什么事情呢,我是为艺术做牺牲,我女儿很明白这一点。』
『可是,你脱光了衣服,而且在你女儿面前翘起了鸡巴,她看到自己爸爸的鸡巴那么粗那么长的,难道不会有感觉的么?』
『我就是看到她穿的很性感,还老盯着我的鸡巴看,才会翘起来的。』
『虽然为了艺术,不过我想你的女儿也是想利用这个机会看看自己爸爸的鸡巴吧?』陆婷婷接着说到。
『因为我和女儿相依为命,平时对女儿又很好,为了她的,我都没再给她娶后母,可你知道的,男人一个人过挺不好过的,特别是结过婚的。那天看到女儿穿的很少,坐在那里的时候,我看到她裙子都里面的小内裤,上面的内衣又露出大部分的乳房,所以看着看着鸡巴就勃起了。』
『你女儿对你真好,她知道你需要这个的,唉,我小时候爸爸就死了,我一直和母亲住……』陆婷婷一想到这里,不由得伤心落泪起来。
陈伯听她这样子,很想安慰她,就坐了过去,轻轻拍着陆婷婷的肩膀,陆婷婷显然被他的父爱所吸引,就一把扑在陈伯的怀里,陈伯温暖的胸膛显然让陆婷婷感到那种深沉的父爱,这是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所不具有的。
可刚才两人露骨的交谈已经激起了两人的慾火,陆婷婷丰满柔软的乳房紧紧压在陈伯的身上,陈伯开始受不了,他的双手在陆婷婷身上游走,他发现陆婷婷里面没戴乳罩,就用手去摸婷婷的乳房,可只摸到陆婷婷的乳晕。
婷婷很配合的转过身子,跨坐在陈伯的大腿上面,陈伯把陆婷婷的吊带裙往上翻起,乳房裸露出来,陈伯开始用手玩弄着婷婷柔嫩又有弹性的奶子,婷婷的奶头被陈伯用手指慢慢的搓弄着,使得她的奶头慢慢勃起发硬。
陈伯发现陆婷婷的奶子不但很大而且弹性非常好,高高挺在空中,一点都不会下垂,他用力将两个奶子紧紧压靠在一起,猛然放开,陆婷婷的两个奶子像弹簧一般,左右颤动起来,很久才恢复平静。
陈伯又把陆婷婷的乳头用力压进她的奶子里面,发现里面柔软异常,感觉不到任何硬物,他心里面不由歎道:『真是一对好奶子啊!』
『陈伯伯,你好坏啊,这样子玩人家的奶子。』陆婷婷一边说一边扭动自己的身子。
陈伯的鸡巴早就硬得不行了,他从裤子中掏出自己的鸡巴,顶在陆婷婷的丁字裤上面,陆婷婷被陈伯摸得身子扭来扭去的,下面的小妹妹也在摩擦着陈伯的龟头,陈伯的龟头又麻又痒,他一只手玩弄着婷婷的乳房,一只手伸进了婷婷的内裤里面,开始摸她的阴户。
陆婷婷感到阴蒂被陈伯伯揉捏着,快感越来越强,小妹妹里面的浪水不停的往外流出来,陈伯又把手指头伸进了陆婷婷小穴里面,抽动了没几下,就感到陆婷婷的小穴开始用力收缩,把他的手指头用力夹住了,『真是个浪穴啊!!』陈伯心里不由得歎道。
陈伯把陆婷婷的内裤扯下来,把自己的龟头顶住陆婷婷的阴唇,陆婷婷小穴里面早就湿了,粘粘的淫液涂抹在陈伯的龟头上面,变得滑不遛秋的。
陈伯把手伸到前面,用力分开陆婷婷的大腿,用手分开了陆婷婷的阴唇,露出她的阴道口,把身子一缩,龟头先顶着那个小洞口,身子用力一送,那根鸡巴就歪斜着滑向婷婷的阴道口,只听到「噗滋」一下就插进陆婷婷湿淋淋的的嫩穴,陆婷婷被插得叫唤起来。
陈伯的鸡巴很大,一下就将陆婷婷的阴户胀开一个大洞,婷婷被插得两腿都翘起来了,鸡巴和阴道肉壁的摩擦使得陆婷婷不停的调整自己的姿势,让陈伯的大鸡巴完全插进自己的阴道里面。
『陈伯伯啊,你的鸡巴真的够大,插得我好难受啊!』
『你也真够紧的,小浪女啊。』陈伯一边说,一边开始抽动起来。
陆婷婷好久没和男人做过了,最近的心思放在学习上了,所以自己也觉得小穴变小了许多,她整个人坐在陈伯的大腿上面,陈伯两手扶着她的大腿,将她托起然后放下,鸡巴也配合这个动作,一伸一缩的。
陈伯的鸡巴被陆婷婷的小妹妹套得舒服,陆婷婷也被大鸡巴搞得流出水来,慢慢流出小穴外面,顺着陈伯的鸡巴流到他的肉卵,陈伯越来越吃力了,因为陆婷婷身子被鸡巴插的发软了,压得陈伯动不了了,陆婷婷的紧紧的夹着陈伯的大鸡巴,嘴里面说到:『好舒服啊~~不要停~~~噢~~』
陈伯喘着气说:『小浪女~换个姿势吧!』
陆婷婷看到陈伯挺累的,就站起身体,陈伯也扶着陆婷婷站了起来,鸡巴还插在她的小穴里面呢,陆婷婷趴在亭子中心的石头桌子上,陈伯扶起她的一条腿放到石头凳子上,将鸡巴用力一捅~『啊!好厉害!唔!好大~好硬~哦!插得好深哟!』婷婷呻吟起来了。
陈伯的鸡巴开始在陆婷婷的阴道里面用力的抽插,每次都深深的插进她的小穴深处。腹部撞的陆婷婷身子一耸一耸的,奶子也晃晃悠悠的不停抖动……
『哦~~哦!~~好大的鸡巴啊~~插死小妹妹了~~呜~~喔~~~用力啊~』陆婷婷嘴里发出快活的浪叫声。
听得陈伯的鸡巴开始暴涨,捅进捅出的,陆婷婷的穴里面的粉红的肉都带了出来,丰满的阴户被翻开又闭合,粘液一股股从嫩穴里面涌出,溅落在石头桌子下面。
『嗯~嗯~伯伯的鸡巴~还可以吧~~』陈伯喘着气说道。
『婷婷~爱死~~伯伯了~~喔~~大鸡巴伯伯~~好大~~好硬~~好挺啊啊~~插得人家~~好舒服啊~~』婷婷忍不住哼了起来。
『喜欢伯伯吧~~让伯伯干~~不后悔吧~~』
『谁都喜欢~~喔~~就算你女儿也喜欢被你~~又粗~~又硬的鸡巴干~哦~~好舒服~~』陆婷婷淫蕩的说着。
『我女儿~~也是小骚女~勾引我插她~她的小嫩穴~~]
『伯伯~~你也喜欢搞自己~~女儿啊~太刺激了啊~~我好想做你~你的女儿啊~~』
陈伯一边干着婷婷,一边想起搞自己女儿的情景,干了好几百下,精液忍不住标出来许多,动作也慢了下来,他忍着精,又干了一百多下,才最后射了出来,婷婷看到陈伯射精了,知道他软了,意犹未尽的她仍然夹着陈伯的鸡巴,两人喘着粗气,都没有动,直到陈伯的鸡巴软了下来,当陈伯把鸡巴拔出来时,婷婷发红的嫩穴里面也流出粘粘的精液~~~
当婷婷偷偷回到自己家里的时候,发现已经快一点了,母亲睡了,她洗了个澡,躺在床上,看到书桌上的课本,心里面开始有点后悔了,别人都在用功了,自己怎么还这么放纵自己呢,她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睡着了 ,所以虽然经历了男女之间许多事情,成绩还是很好,学习的时间一长,陆婷婷免不了会感到空虚和寂寞。
这天晚上,陆婷婷学习到一半的时候,思想开小差,想起男女之间的事情来了,小妹妹变得不老实起来。陆婷婷摸着自己已经勃起的阴蒂,很想发洩一下,她看看时间,已经很晚了,找谁呢,她百无聊赖的想到屋外散步。
来到外面,看到四周已经很静了,没几个人。她走着走着,来到了小区门口,看到有个老伯正坐在椅子上纳凉呢,她也在不远处的石头椅子上坐下来。坐了一会,就想回去了,可这时她看到老伯突起起身,来到她不远处的地方,陆婷婷就往他那里看,发现这个老伯把短裤脱下,掏出自己的鸡巴出来,撒起尿来。
陆婷婷藉着灯光看到老伯侧身对着自己,刚好可以看到他的大鸡巴。陆婷婷发现他的鸡巴不短,而且龟头很大,她看着看着,发现刚才已经变小的阴蒂又突突的在跳动起来了……
陆婷婷也不是什么没经验的小女孩了,她知道老头不太正常,因为老头的鸡巴勃起,而且他尿的并不多,像是在做给自己看的,也许自己已经成了人家的目标了,她心底下这样想着。她看看自己,心想也难怪啊,自己穿得挺少,身上只有一件白色吊带裙,肩膀和大腿都露在外头,很容易引起男人的注意的,既然戏已经开演,她倒是想看看是什么内容。
她坐着不动,看到那个老头越来越靠近自己了,陆婷婷的心也砰砰的跳动起来,不过他来到身边的时候,只是看看她,就慢慢踱步走开了,陆婷婷心里一下凉了下来,以为老头走了,可老头走了不远,又折回来,又往陆婷婷身边走过去,不过这次他在陆婷婷身边停留的时间长一些,看到陆婷婷在看他,还微微和她点了下头。
陆婷婷看得出他很想和她搭讪,不过又怕吓跑了她,或许这老头只是看到自己穿得少,想过来看清楚一些,又或者老头想勾引自己,只是胆子太小,陆婷婷想着不同的原因,心里面变的有点性急了。
等到老头第三次来到她的身边,她主动和他点了点头,老头也满脸堆笑的和她点头,不过又慢慢走开了,陆婷婷变的有点失望了,显然老头的目的并非是她所想得到的。她看看周围,心里顿时明白了,原来这里靠近小区出口,有个保安正坐在门口,四下里张望呢。她又想起刚才老头撒尿的地方正是保安看不到的死角,她何等聪明,立刻明白了箇中原因。
她看到老头又再一次往自己这里走过来,她慢慢站了起来,她走得很慢,看到老头果然跟了过来,不由得芳心乱跳,她往花圃中间的小亭子走去,这里没有灯光,现在又没人,显然是个很不错的地方,她坐在亭子中的石头凳子上,看到老头正慢慢在往自己这里靠近,彷彿已经听到自己的心在跳动了~~~~
陆婷婷虽然已经和许多男人搞过了,不过都是别人介绍或者是认识了的,现在看到这个陌生的男人,心里面又不清楚他的意图,所以她心里面开始盘算自己该如何做呢,老头显然很有经验,他看到婷婷这样子,心里面明白她是故意的,显然这样的女孩正合他的胃口,所以他径直来到婷婷对面的石头凳子上坐下,他看看周围,显然这里很安全。
他看到陆婷婷在看他,就笑瞇瞇的对她说:『这位漂亮的小姑娘,有没有兴趣陪我聊聊呢?』
婷婷连忙道:『哦~当然可以了,人家心里正闷的慌呢!』
老头道:『我也没什么事,我们聊聊正好解闷呢!』
两人便聊了一会,陆婷婷知道这老头姓陈,老婆不在了,自己一个人住,女儿是个美术学院的学生,在外地读书,陆婷婷本来对画画很感兴趣,又想起上次她给同学当模特的经历,就问道:『陈伯伯,你女儿是学画画的吧?』
老陈道:『对啊,怎么了?』
婷婷道:『她们学画画需要模特的么?』
陈伯道:『很有必要啊,我女儿学油画的一定要画人体写生的。』
陆婷婷笑着说:『我也当过模特的,不过是给我的同学。』
陈伯连忙问道:『有脱衣服的么?』
陆婷婷就说:『有啊。』
老陈道:[ 在全班的男生面前脱?你怎么肯呢?』
陆婷婷道:『开始也没人敢啊,不过我是班干部,就带头了。』
陈伯问:『你不怕人家说你啊?』
陆婷婷道:『这是艺术啊,我们学画画的兴趣小组人也不多,才十几个,而且我们轮流给大家当模特,所以没人会说出去的。』
陈伯就故意问她:『在同学面前脱光光,不怕难为情么?』
陆婷婷说:『我都说了,这是艺术啊,而且现在的女孩都喜欢到外面拍写真照片了。我们给同学当模特,有什么可以担心的?』
陈伯说:『说的很对啊,不过你们年纪小,特别是那些男生,看到你的裸体难道没什么反应么?不会对你做什么不规矩的事情么?』
陆婷婷被老陈说得兴奋起来了,就故意说:『应该不会,不过有时我们女生的姿势不对,太暴露了,男生就会有反应的,特别是有时腿分的太开了,让他们看到我的阴部。』
老陈听得滋滋有味,就接着问道:『为什么呢?]
陆婷婷说:『别的女生的阴毛多啊,我没什么阴毛,人家很容易看到我的阴蒂啊!』
老陈这时鸡巴都硬了,就问婷婷道:『那你也看过男生的鸡巴了吧,感觉如何呢?』
陆婷婷其实下面已开始流水了,就接着说道:『他们平时都软叭叭的,有一次,我就想看看他们翘起来什么样子啊,所以当需要模特的时候,我就叫了一个男生一起上去了,我们都脱掉了衣服,两人摆了几个造型后,我就提议摆个(泰坦尼克)的镜头,让男生在后面抱紧我,我就感到他的鸡巴压在我的屁股上面了,而且慢慢的在变大,变硬了。』
陈伯连忙问:『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前翘起来了,确实挺不好的,不过比起我来好多了,我还在我女儿面前翘起来过呢。』
陆婷婷一听很奇怪就说:『你也给你女儿当模特啊,你年纪那么大了呀。』
陈伯说道:『我经常锻炼的,你看,我身材还是挺健美的吧,而且是我女儿求我的啊,你也知道,这是艺术上的需要了。』
陆婷婷这时候满脑子一下子想到他们父女之间的乱伦的事情了,不由得对这老头的事情有点浮想联翩了。
陆婷婷不由得问道:『屋里就你们两个啊,你们这样做很容易出事情的。』
陈伯故意问道:『会出什么事情呢,我是为艺术做牺牲,我女儿很明白这一点。』
『可是,你脱光了衣服,而且在你女儿面前翘起了鸡巴,她看到自己爸爸的鸡巴那么粗那么长的,难道不会有感觉的么?』
『我就是看到她穿的很性感,还老盯着我的鸡巴看,才会翘起来的。』
『虽然为了艺术,不过我想你的女儿也是想利用这个机会看看自己爸爸的鸡巴吧?』陆婷婷接着说到。
『因为我和女儿相依为命,平时对女儿又很好,为了她的,我都没再给她娶后母,可你知道的,男人一个人过挺不好过的,特别是结过婚的。那天看到女儿穿的很少,坐在那里的时候,我看到她裙子都里面的小内裤,上面的内衣又露出大部分的乳房,所以看着看着鸡巴就勃起了。』
『你女儿对你真好,她知道你需要这个的,唉,我小时候爸爸就死了,我一直和母亲住……』陆婷婷一想到这里,不由得伤心落泪起来。
陈伯听她这样子,很想安慰她,就坐了过去,轻轻拍着陆婷婷的肩膀,陆婷婷显然被他的父爱所吸引,就一把扑在陈伯的怀里,陈伯温暖的胸膛显然让陆婷婷感到那种深沉的父爱,这是和其他男人在一起所不具有的。
可刚才两人露骨的交谈已经激起了两人的慾火,陆婷婷丰满柔软的乳房紧紧压在陈伯的身上,陈伯开始受不了,他的双手在陆婷婷身上游走,他发现陆婷婷里面没戴乳罩,就用手去摸婷婷的乳房,可只摸到陆婷婷的乳晕。
婷婷很配合的转过身子,跨坐在陈伯的大腿上面,陈伯把陆婷婷的吊带裙往上翻起,乳房裸露出来,陈伯开始用手玩弄着婷婷柔嫩又有弹性的奶子,婷婷的奶头被陈伯用手指慢慢的搓弄着,使得她的奶头慢慢勃起发硬。
陈伯发现陆婷婷的奶子不但很大而且弹性非常好,高高挺在空中,一点都不会下垂,他用力将两个奶子紧紧压靠在一起,猛然放开,陆婷婷的两个奶子像弹簧一般,左右颤动起来,很久才恢复平静。
陈伯又把陆婷婷的乳头用力压进她的奶子里面,发现里面柔软异常,感觉不到任何硬物,他心里面不由歎道:『真是一对好奶子啊!』
『陈伯伯,你好坏啊,这样子玩人家的奶子。』陆婷婷一边说一边扭动自己的身子。
陈伯的鸡巴早就硬得不行了,他从裤子中掏出自己的鸡巴,顶在陆婷婷的丁字裤上面,陆婷婷被陈伯摸得身子扭来扭去的,下面的小妹妹也在摩擦着陈伯的龟头,陈伯的龟头又麻又痒,他一只手玩弄着婷婷的乳房,一只手伸进了婷婷的内裤里面,开始摸她的阴户。
陆婷婷感到阴蒂被陈伯伯揉捏着,快感越来越强,小妹妹里面的浪水不停的往外流出来,陈伯又把手指头伸进了陆婷婷小穴里面,抽动了没几下,就感到陆婷婷的小穴开始用力收缩,把他的手指头用力夹住了,『真是个浪穴啊!!』陈伯心里不由得歎道。
陈伯把陆婷婷的内裤扯下来,把自己的龟头顶住陆婷婷的阴唇,陆婷婷小穴里面早就湿了,粘粘的淫液涂抹在陈伯的龟头上面,变得滑不遛秋的。
陈伯把手伸到前面,用力分开陆婷婷的大腿,用手分开了陆婷婷的阴唇,露出她的阴道口,把身子一缩,龟头先顶着那个小洞口,身子用力一送,那根鸡巴就歪斜着滑向婷婷的阴道口,只听到「噗滋」一下就插进陆婷婷湿淋淋的的嫩穴,陆婷婷被插得叫唤起来。
陈伯的鸡巴很大,一下就将陆婷婷的阴户胀开一个大洞,婷婷被插得两腿都翘起来了,鸡巴和阴道肉壁的摩擦使得陆婷婷不停的调整自己的姿势,让陈伯的大鸡巴完全插进自己的阴道里面。
『陈伯伯啊,你的鸡巴真的够大,插得我好难受啊!』
『你也真够紧的,小浪女啊。』陈伯一边说,一边开始抽动起来。
陆婷婷好久没和男人做过了,最近的心思放在学习上了,所以自己也觉得小穴变小了许多,她整个人坐在陈伯的大腿上面,陈伯两手扶着她的大腿,将她托起然后放下,鸡巴也配合这个动作,一伸一缩的。
陈伯的鸡巴被陆婷婷的小妹妹套得舒服,陆婷婷也被大鸡巴搞得流出水来,慢慢流出小穴外面,顺着陈伯的鸡巴流到他的肉卵,陈伯越来越吃力了,因为陆婷婷身子被鸡巴插的发软了,压得陈伯动不了了,陆婷婷的紧紧的夹着陈伯的大鸡巴,嘴里面说到:『好舒服啊~~不要停~~~噢~~』
陈伯喘着气说:『小浪女~换个姿势吧!』
陆婷婷看到陈伯挺累的,就站起身体,陈伯也扶着陆婷婷站了起来,鸡巴还插在她的小穴里面呢,陆婷婷趴在亭子中心的石头桌子上,陈伯扶起她的一条腿放到石头凳子上,将鸡巴用力一捅~『啊!好厉害!唔!好大~好硬~哦!插得好深哟!』婷婷呻吟起来了。
陈伯的鸡巴开始在陆婷婷的阴道里面用力的抽插,每次都深深的插进她的小穴深处。腹部撞的陆婷婷身子一耸一耸的,奶子也晃晃悠悠的不停抖动……
『哦~~哦!~~好大的鸡巴啊~~插死小妹妹了~~呜~~喔~~~用力啊~』陆婷婷嘴里发出快活的浪叫声。
听得陈伯的鸡巴开始暴涨,捅进捅出的,陆婷婷的穴里面的粉红的肉都带了出来,丰满的阴户被翻开又闭合,粘液一股股从嫩穴里面涌出,溅落在石头桌子下面。
『嗯~嗯~伯伯的鸡巴~还可以吧~~』陈伯喘着气说道。
『婷婷~爱死~~伯伯了~~喔~~大鸡巴伯伯~~好大~~好硬~~好挺啊啊~~插得人家~~好舒服啊~~』婷婷忍不住哼了起来。
『喜欢伯伯吧~~让伯伯干~~不后悔吧~~』
『谁都喜欢~~喔~~就算你女儿也喜欢被你~~又粗~~又硬的鸡巴干~哦~~好舒服~~』陆婷婷淫蕩的说着。
『我女儿~~也是小骚女~勾引我插她~她的小嫩穴~~]
『伯伯~~你也喜欢搞自己~~女儿啊~太刺激了啊~~我好想做你~你的女儿啊~~』
陈伯一边干着婷婷,一边想起搞自己女儿的情景,干了好几百下,精液忍不住标出来许多,动作也慢了下来,他忍着精,又干了一百多下,才最后射了出来,婷婷看到陈伯射精了,知道他软了,意犹未尽的她仍然夹着陈伯的鸡巴,两人喘着粗气,都没有动,直到陈伯的鸡巴软了下来,当陈伯把鸡巴拔出来时,婷婷发红的嫩穴里面也流出粘粘的精液~~~
当婷婷偷偷回到自己家里的时候,发现已经快一点了,母亲睡了,她洗了个澡,躺在床上,看到书桌上的课本,心里面开始有点后悔了,别人都在用功了,自己怎么还这么放纵自己呢,她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睡着了。